歡迎來到 圓球城市 登入 | 註冊 | Help
 

Schumi的戰術闆塗鴉

圓球戰術教練 Schumi 的戰術闆塗鴉

  • 淺談horns

     

    很久沒有聊戰術的東西了,承蒙許多讀者不嫌棄,偶爾就會收到希望我還能多寫的訊息,那今天趁著NBA要開打了,介紹一個我自己很喜歡也很常用的戰術:Horns-Offense,近年來說,這算是世界各地最廣泛被使用的進攻戰術系統,那今天就來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戰術。

     

    以這個進攻系統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空間、空間、除了空間還是空間(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拉開空間是非常重要的,基本站位如下圖所示:

     

    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來兩個鋒線往底角一站將空間給拉開,禁區是整個被清空的,讓最後一線的幫忙防守者得用到較多的時間與距離才能完成協防(Help),以利後面各種型式變化下的進攻。

     

    再者,在現今世界籃球的潮流下任何進攻都不可或缺的就是擋拆(Pick & Roll)以及大量的空手跑位,在上圖中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在三分線與弧頂的位置設立了兩個掩護(Screen),讓持球者得以選擇兩個不同方向進行Pick & Roll,這也是這個戰術最一般的進攻起點。

    畢竟在禁區清空下,如果控球者(大多是後衛)有一定的切入能力或是急停跳投的能力,便可以在最初的第一次Pick & Roll後,可能因防守者被Screen阻擋到而漏人(防守是No switch的狀況)或是在防守Pick & Roll產生失誤(Switch形成Miss-Match大守小or長人Show的不夠出來被持球者切入成功……之類)就完成一個相當簡單的進攻。

    同時在最初的這個Pick & Roll下就有兩種不同的模式,例如第一種由近邊的Screener完成Pick & Roll

    第二種由遠邊的Screener完成Pick & Roll

    但不論是哪一種,都是利用到一開始的戰術站位去取得較為有利(禁區被清空了)的出手空間,但若是在持球者與高位掩護者以Pick & Roll開始攻勢切入後遭到協防下沒辦法出手,一開始站在兩邊底角的鋒線球員自然就有機會在還不需要設計後續戰術跑位下就利用到對方防守輪轉(Rotation)不及下獲得接球出手的機會:

     

    (這時防守者1應該要在跟不上後發現防守者3作出Help後馬上Rotation,否則就是像這樣漏了底角的進攻者3)

     

    另,在執行這樣的進攻模式下,大多是由身為大前鋒與中鋒的四五號球員來設立Screen,所以若是禁區球員同時也擁有不錯的三分能力,也能變化為執行這樣的進攻(Pick & Roll改為Pick & Pop):

     

    2011年起,中華隊與前兩年的熱火隊、小牛隊、馬刺隊以及許多歐陸球隊均有類似的進攻戰術

     

     

    除了以Pick & Roll作為進攻起點之外,也有將球傳給原先準備要作Screen的禁區球員,讓他們進行High-post的策應作為進攻發起點,可以自己下球進攻、也能傳配合戰術跑位傳給作出的空檔的人完成進攻,所以如果隊上的禁區球員有好的視野與傳球、策應能力,這樣的進攻就能很好的發揮作用:

    (各種不同的機會陸續產生~)

     

    NBA金州勇士著名的電梯門(Elevate)也屬於這種

     

     

    同時,雖然一般都是由禁區球員作策應,但其實也不乏有許將鋒線球員拉到這個位置來的作法(也能配合前面提過的利用Pick & Pop直接進行外線攻擊),例如先前的熱火隊會將LBJ、湖人會將Kobe拉到這個位置來讓他們直接持球來作攻擊。

     

    也有直接將球送往底角兩側的鋒線球員,一樣可以藉由簡單的Pick & Roll配合或是透過戰術走位讓他們直接作攻擊或分球的選項:

     

    最後,在現在的世界籃球中,其實每像進攻戰術的分野並不甚特別明顯,許多種戰術混用搭配的狀況也非常多,像是幾個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阿根廷國家隊以Horns作為起始的進攻站位,但卻在同一個進攻中搭配Flex的打法:

    NBA金州勇士隊則是搭配Floppy

    NBA聖安東尼奧馬刺選擇搭配Hi-Low

    這邊隻用很短的篇幅對這個目前現今世界上算是最為主流的進攻戰術挑幾個最常見也最著名的類別作粗淺介紹,其實相關打法還有很多從許多原文書籍與影片都可以找的到,有心想了解更多的可以自行上網訂購

     

    PS:其實有蠻多人私下找我拜師,其實交流交流是不錯也很歡迎的,不過說到真的要跟我學之類,其實不方便也沒那個時間,這邊作個統一回覆,還請見諒。

  • 你所不知的旅美小祕密

    最近看了幾篇有關鍾秀鼐、周儀翔的新聞,又聽說上周是SBL官方的灌籃高手週以及曾跟幾位前輩聊到台灣選手是旅美好還是去跟我們球風相近的南韓好的話題,加之近年來台灣選手一個個前仆後繼的赴美挑戰浪潮掀起,那就讓我們一起來深究一下這個議題吧!

     

    首先呼應一下灌籃高手週的主題,該漫畫中赴美挑戰的天才長人谷澤龍二曾說:我以為來了美國,呼吸到這裡的空氣就可以讓我跳的更高』。

     

    所以首先要有個認知就是,並不是到了美國深造就會讓球員跟吃了撒尿牛丸一樣,人明顯的變壯了而且考試都得一百分,美國雖然是籃球大國也算是現今世界籃球潮流的重鎮,但不代表任何球員到了這裡後都可以跳昇一個等級,其中的理由有很多,這邊舉幾個比較不為人知的部分來作為代表。

     

    一.練習時間與練習量

     

    NCAA為例,賽季期間一周的練習時間限制為20小時,沒錯,你沒看錯,就是20小時!其中該周內有比賽的話,一場比賽時間為兩小時,也就是說如果一周內有兩場比賽的話(假設為聯盟例行賽與其他大小錦標賽之類各一場),練習時間就比需扣掉4小時,即為一周隻能練16小時,並且每周規定至少要有一天休息日(Rest day,簡單總結一下,一周練六天(比賽當天開始前或結束後也練的話),每天練習時間隻有2.67小時而已,頂多就是一天練一趟,而且此規定無論是DIV.I或是DIV.II都一樣;跟台灣的UBA甲一級球隊相比,一周練六天的狀況下通常是一天兩趟,每趟約為2.5~3小時不等。

     

    當然美式的練球風格比較重質不重量,美國教練的教法也比較細膩一點,但以筆者本身師承過的美國教練從高中到NBA等級都有過的經驗來看,其實練球的東西是大同小異的,很多東西台灣的球隊都有練,隻是他們相當注重每項訓練的原則性、連貫性同時還有對每個動作的細節要求是相當高的,但除此之外,美國訓練需要球員有相當高的自主性以及對自我發展的想法,因為自主訓練是不需要算在練習時間內的。

     

    上述的練習時間限制在20小時/週是整個聯盟的規定,但諸如像重量訓練、投籃訓練、個人動作訓練等並不在此限(唯教練不可到場,同時投籃與個人技巧訓練不得在學校內進行),也就是說球員需要自己有想法要加強自己甚麼,並與教練討論過後經教練指導、開菜單,最後自行利用時間去安排訓練。

     

    所以若一個球員缺少自主訓練的意識,隻是跟著球隊練習,即便受的是多細膩或是多良好的訓練,那進步空間就可想而知了。

     

    二.DIV.IDIV.II的差別

     

    首先要破除一個迷思就是:DIV.II就一定不如DIV.I的學校?

     

    其實一級跟二級的差別不在實力強弱而在學校規模,如果學校規模不夠大,可能隻有一兩個學院之類,那是不可能成為DIV.I的球隊的;以台灣為例,可能就像大學內諸如理、工、商、法、醫、藥、社會、語文等學院一應具全,但某些大學就隻有理工商法學院的差別。

     

    再者,就算是DIV.I的學校,如果該校並不注重籃球項目(Basketball program)發展,那即便是一級球隊實力也不見得強到哪去,因為有可能學校並沒有提供所謂的獎學金名額(Scholarship;分為全額或半額)給籃球隊,那當然招生來的球員素質也不會好到哪去;相反來說,就算是DIV.II的學校隻要注重籃球項目發展或是願意提供獎學金名額給球隊,那自然就能讓招收到好球員並使球隊有發展性。

     

    當然就受到關注度來說是DIV.I來的高,但許多黑人球員的家境並不好,現今仍有相當高的比例是需要有獎學金補助才有辦法念大學的黑人球員,然而各校獎學金名額始終是有限的(特別是全額),自然不免還是有一些不錯的球員因此緣故而去就讀DIV.II的學校。

     

    三.球隊成員的素質

     

    基本上想成為美國任一所大學的球員並不是一件難事,對學校或球隊來說,如果你是自費就讀,並不需要學校給予任何補助的學生,你隻需要在球隊練習時間走到體育館,說你想參加球隊或是想跟著練球,大多都可以成功,因為球隊並不需要為你支出任何一毛錢,對他們來說沒有任何的損失。

     

    這也是球迷間俗稱的Work-on,以台灣的觀點來看可能就是練習生或是二隊三隊之類的,隻是上場比賽的名額就是那樣,除非你是不世出的奇才或是被埋沒的珍珠,不然基本上就是陪公子練功的腳色,但你還是球隊的一員這是無庸置疑的。

     

    這個狀況一樣適用在無論一二級學校,所以這部分算是承接上述第二點的補充,並非DIV.I出身的球員都是可以飛天遁地的。

     

     

    上面這三點算是制度面跟練球文化面的東西,最後當然還有語言上的問題,就筆者個人認為這是最大的問題。

     

    籃球是一項需要溝通的運動,不論是隊友之間或是球員與教練之間,如果溝通上有問題,那很多事情都會有所落差。筆者曾經聽過一個旅美球員在美國打球,教練講了一大串,但他隻聽得懂一兩句,結果在練球跟比賽中他作不到教練的要求或者說是作錯教練要的指示就失去了上場機會,跟隊友也配合不起來,那在這種情況下無論教練是那一位名師,該球員能有多大的進展就不言而喻了;還記得陳信安曾經多次赴美,有人說他的問題在防守,但前中華隊技術顧問Bob.Hill針對此曾如此回答筆者:『語言問題絕對是比防守還要來的大,這也是林書豪之所以能比陳信安更成功的諸多原因之一,因為他完全沒有溝通上的問題』(雖然當時林書豪尚未站穩NBA,但也已經有了正式上場記錄)。

     

    況且美國籃球不是光打球就好,在校成績如果未到標準是沒辦法上場比賽的。先不論球員本身的腦袋在念書這檔事上靈不靈光,光是語文能力不佳在上課時聽不懂、書也看不懂,那就更不用說書念不念的來了。

     

     

    所以綜合本文所述,這都是需要考慮進去的因素,並非旅美就是神,也非DIV.I都很強、DIV.II就不怎麼樣,如果語言能力不佳、沒有自我思考能力以及高度自主性、選擇學校時沒有詳加打聽深思熟慮並且能在打球外兼顧課業,那就算旅美後也不見得能有多大成長;而對球迷來說應該也可以對旅美打球這件事有更深一些的認識,瞭解到NCAA內的一些教不為人知的規定與美式練球文化的不同。

     

     

  • 2012中華隊記錄之一

    目前中華隊在參加完日本的邀請賽後,開始進入到一個比較長的集訓準備期之中。

     

    練球的過程現階段為每次三小時,其中一小時屬於體能與重量的訓練,由NIKE的體能訓練師在主導

    比較不同的地方是有特別強調在伸展這方面,畢竟練習的強度會慢慢的往上調整,為的是避免球員肌肉在高強度的練習之後有緊繃不適或是受傷的狀況發生。

     

    球隊目前的氣氛都還不錯,每個人都蠻投入在練習之中

    同時去了一趟日本回來,在中華隊陣容不全同時以練兵調整為前提下,對上主力幾乎都打超過30分鐘以上的日本隊也僅以小輸收場

    對球員們的信心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是這次因為曾文鼎因球隊不願放人而被拉進中華隊的李德威

    在邀請賽之中與竹內兄弟對抗並沒有居於下風,上場12分鐘拿下5投中2、3籃闆1阻攻的成績(賞了竹內公輔一個大火鍋),教練團對此是蠻滿意的!

     

    傷兵狀況的部分:

    先前舊傷復發的學林已經重新投入到練習之中,而且他在回台的這段時間有持續在加強自己的對抗能力,整個人壯了一圈

    隻要不要讓舊傷加劇,在先發控球這個位置上應該是不用太過擔心。

     

    信安的膝蓋在去日本前就有點積水的狀況,以緻於他在邀請賽也沒有打太久(12分鐘)。

    目前練習時他也是都在一旁自我練習(投籃或是核心肌群訓練)居多,不過信安已經是個有經驗的球員,相信他知道該怎麼去調整自己的狀態

     

    毛加恩與吳岱豪都在邀請賽之中被撞到膝蓋。

    其中比較嚴重的是毛加恩,目前照過X光之後骨頭並沒有異狀,後續就等MRI的報告出來,但他本人覺得應該也不會太嚴重,吳岱豪應該也是稍作休息即可。 

     

    另外本次是由我負責中華隊的情蒐工作,以亞洲盃的分組來說,目前資訊比較缺乏的是同組的印度

    雖然他們並沒有太耀眼的國際賽成績,但據聞身材蠻不錯的,因此也希望市民們如果能有相關影片或是情報可以提供給我

    可以在"與作者對話"留言或是直接私人訊息到圓球帳號,謝謝 

     

    這邊也附上一段影片

    http://youtu.be/HsPeb-OrqVA


  • 新的FIBA3X3不同於以往公園鬥牛的地方?

    上周末於松山高中舉行的FIBA三對三選拔賽,筆者也前往現場觀看,這邊除了先恭喜來自師範大學的世青四少以全勝之姿取得代表台灣參加亞洲大師賽資格之外,也與市民們分享一下這台灣唯一與世界接軌的首屆賽事的賽況!

     

     

    說到三對三,約莫十年前曾經在台灣是十分風行的一項活動,每每時屆暑假,總會有各種琳瑯滿目的三對三比賽,從成人組到青年學子組比比皆是,後來隨著時光變遷,慢慢的數量開始減少了,一直到今年,看到又增加了許多不同的廠商願意出資辦比賽讓所有籃球人享受這揮灑汗水的夏日時光,實感興奮!同時也聽聞未來將會有經過中華民國三對三籃球協會努力下所催生的,全台灣別無分號、唯一擁有FIBA認證核可成績與世界排名的三對三聯盟產生,更使人對台灣這塊土地上的籃球人對籃球的熱愛感到可愛!

     

     

    而本次比賽中發現到現行FIBA對三對三的規則作了不小的修改,除了一球算一分之外(三分算兩分),罰球上則是改為僅有一罰的機制,同時與我們所有一般在路邊打PLAY最大的不同點在於三個地方,首先第一是進球後的攻守轉換,並不允許球員有抱著球帶球走的情況,是需要以運球或是傳球的方式將球送回弧頂,如果像在路邊打球那樣拿著球走回弧頂,是會被吹走步的;第二是沒有洗球這種規則,一旦將球送回弧頂,裁判即會視同比賽開始,洗球這個動作就等於把球權白白送給對手;第三是進攻上有12秒的限制,同時球一回弧頂就會馬上開始計時。

     

    整體來說,整個比賽的節奏會加快很多,會讓人有十足的緊湊感,並不會亞於全場籃球,相反的可能在高手過招之間讓人更是球球屏息以待。不過也由於採用了FIBA的新制規則,選手們一開始都還不太進入狀況,一直到各隊的第二場出賽開始狀況就好了很多,這邊也不得不提本次奪冠師範大學的四名選手,可能是到各地比賽的經驗比較豐富,對規則與場上的調整都來的很快,相信也是本次他們能取得代表資格的原因之一!

     

    這次總共有五隊與賽,清一色都是由UBA的一流好手來赴會獻技,因為有了這些新規則,大幅增加了比賽的節奏感,有好幾場比賽都讓場邊的觀眾看了是大呼過癮,整體的比賽強度上也十分精采!筆者的感想是:在這個隻有半場大小的比賽場地中,人數也足足比正規球賽少了四個人,大大增加了球員在個人技巧上的發揮空間,有如來自師大的洪康橋所說:33較自由,更有發揮個人動作的空間。師大最後能拿下代表資格,也與他頻頻切入後發揮優異的籃下腳步的爛帳攻力有著莫大關連!

     

    整體上而言,三對三較為強調個人能力,整個球隊的差異會凸顯在球員本身的基本條件上,但在這樣的比賽中,外線能力則也是相當重要而且不可或缺的一環,舉例來說,本次也有參賽的義守大學排出來的陣容以阿飛施顏宗為首,平均身材來說是最高也可能是最適合打這樣快節奏同時可以禁區內人數比較少的比賽,但最後卻沒能進入冠亞軍賽爭奪代表資格,最大的原因就是他們在外線攻擊這個環節上相對比較發揮的不好,相較於義守,師範大學A隊的亞青四少則是將外線攻擊這的武器給發揮得更好,自然也不意外的以全勝取得代表台灣參加亞洲大師賽的資格。

     

    除了進攻之外,防守上沒有太多的包夾,更多的是交換防守(以遇到Pick&Roll為例),同時普遍抄截與拍掉進攻球員手上的持球這兩個狀況居多,筆者認為這也是拜場地與不同的規則所賜。

     

    總結來說,比賽的觀賞性很高、節奏很快、完全與全場五對五的籃球有另一番風味、同實球員的個人能力將會很大的左右比賽的勝負,但本次比賽中跑位這東西是比較少的,幾乎都是一個傳球拉開後就交給持球者發揮個人單打去結束攻勢,不管哪一隊都一樣。

     

    這點筆者認為如果在國內或許還行的通,但對即將要參加以亞洲大師賽的市青四少而言,如果到國外去參賽,除了會遇到體能更強甚至是技巧更好、身材更高的外國選手,如果在這樣缺乏配合下要靠個人單打去突圍拿分的話是比較令人擔憂的!

     

    各位市民們,看到這裡,除了更了解本次選拔賽外,你是不是也對這個未來即將進軍奧運的新制三對三產生興趣了呢?那就快去報名暑假的各項三對三比賽吧,而如果你也想有擁有世界排名與世界接軌的話,今年中華民國三對三籃球協絕對會是你唯一的選擇!

  • 專訪中華隊總教練 - 許晉哲

    次專訪的對象是連續三年榮獲SBL最佳教練獎肯定,甫於第九季SBL率領璞園建築籃球隊奪下隊史第一座總冠軍,同時也是新科中華隊總教練的許晉哲教練,將於本文中與球迷分享他對本次帶領中華隊的想法與組訓的點點滴滴,並且附上一段許教練想對球迷說的話(影像檔)廢話不多說,就馬上進入主題吧!

     

    Schumi

    教練您好,這是您第一次以總教練身分參與中華隊,但其實之前您已經有歷任過亞青隊的總教練,不知道您有沒有甚麼不一樣的想法或感想?

     

    許晉哲教練:

    首先客觀的現實面來看,亞青隊是由學生球員組成的,自然會比較單純一點,對他們來說就是教練說一動就作一動,不管是在訓練指揮或是生活管理上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但成人隊(中華隊)的球員都各自有自己的外在因素會影響到,像是母隊的訓練或行程要配合、或是本身有帶球隊的球員也要兼顧到自己學生的訓練、甚至是有家庭的球員也有家裡的事需要處理,當然像旅外球員就更不用說了,可能時間上的安排跟掌握上會有比較多的因素會去影響到整個訓練的過程。要是再深入一點去看,雖然很多人說打中華隊是一種國家榮譽,但是就台灣整體的運動產業來評估,對這些球員來說很直接會有的想法是:那萬一我受傷了或怎樣了誰來照顧我?所以在徵召上像是旅外球員的部分,對岸的球隊會認為這是屬於他們球隊的資產,就算籃管中心說放人,老闆不放人,對真的有心想打的球員來說也是兩難,所以從現實面上來說,光這些外力的因素就會使人跟帶亞青時在心理上有很大的不同。

    那另一方面如果是從想法上來說的話,當在帶高中球隊時我的目標就是要成為亞青隊總教練,而當在帶成人球隊時我的目標當然就是要成為中華隊總教練。不過當你達到這兩個目標的時候你自然就會有不同的壓力,像以帶成人隊而言,之前我幫過鄭光錫教練、三哥還有Bob.Hill教練這你也很清楚(),但當自己站上這個位置時,光是從組訓開始就會受到很多與論的壓力,為什麼選A不選B啊?為什麼選這麼多自己球隊的人啊?然後是訓練上的方式甚至是最後的成績如何,這些跟亞青比起來都會是更大的挑戰。

     

    Schumi

    剛剛教練您也提到組訓的部分,有一些聲音是這次您選人看似乎有璞園的球員為骨幹的作法,所以不知道這次中華隊的組成與球員的挑選上有甚麼特別的大方向或是不同的地方嗎?

     

    許晉哲教練:

    首先這次組隊上比較大的不同在於籃協隻給了我15人的名單限制,而以往都是18人甚至20人,最差就是18人,也造成在這個前提下本來就很容易有很多所謂的遺珠之憾。

    那當然每個教練都會有自己組隊上的想法跟考量,所以這一次我除了像曾文鼎、吳岱豪、林志傑、李學林這些所謂不動的主力之外,比較偏向功能性的選人跟作出一些變化的考量去組隊,同時加強針對球員在數據上的分析來作為考量。

     

    舉例來說,像後衛部分,這幾四五年來都是帶學林、世念、小四這三個來打,實際上也絕大多數讓學林吃掉大半的場上時間,所以我想把陳世傑選進來是想作一點改變,同時他今年拿下SBL冠軍戰MVP的表現也是有目共睹;另外像伊朗那兩個爆發力很強的後衛,他們跟學林、溪湖是同一時期的亞青的對手,所以我想借重他們曾經有過對戰上的經驗來面對這次比賽,而蘇翊傑的話今年他拿下助攻王、最佳五人等獎項,不選他也說不過去,而雖然大家說他可能對抗性不夠、外線命中率不佳,但實際上今年小四的命中率是比世念要來的好的,當然世念今年或許是受到吳永仁的壓縮,這可能是一個遺珠,但我想後衛部分作個替換把陳世傑放進來不見得是壞事。

     

    二三號球員部分也是有考慮過像陳順詳、陳靖寰是防守功能性比較好的球員,但劉錚今年也拿下抄截王,就這部分來看,我是一個很注重傳承的人,希望能由這些有經驗的球員來帶領新血作成長;像是十年前那一次大換血,其實我個人是很反對的,即便那一批亞青像小鼎、岱豪都是我自己的學生,但為了一個所謂培訓幾年進軍奧運的目標,就把像羅興樑、黃春雄、劉義祥這些有經驗的球員都換掉的確是讓人有很多非議之處,也造成說現在這一批國家隊的主力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有所成長,同時因為長年打國家隊造成他們有些人到現在已經有厭戰的心態出現。所以希望這一次可以作的就是至少帶一個新的球員進來讓老球員幫助他成長,去作到傳承這一件事,最好的結果就是他可以像之前的張宗憲一樣,讓他的活力跟打法去刺激到這些老球員產生化學效用,當然宗憲如果可以回來打是最好,不過他有要挑戰NBA的想法我們還是祝福而且尊重他,所以才想說那把劉錚選進來培養看看。林宜輝今年的表現也是進步很多,現在他外線要三分有三分、中距離要急停有急停,而且今年他把自己的身材練的比以前壯,也增加了一些低位上的進攻手段,我一直覺得他被中華隊忽略太久了,所以希望他這次也可以證明自己。毛加恩雖然今年上場時間沒有特別多,但那是因為傷勢的關係,在我自己的球隊上他可以從一號打到四號,同時他也是國內少數190cm以上可以瓜代控球的長人,我想這樣的功能性對中華隊來說是需要的。陳信安入選則是沒甚麼疑問。呂政儒雖然他的防守是有點比較弱勢,但我選他就是要他的三分火力,雖然去年國際賽表現不好,但前年亞運會上的表現好也是不爭的事實,所以還是把他選進來。

     

    四五號的部分,周柏臣我想也是基於傳承的理由,而且像這幾年他本來就是中華隊積極培養的人選,同時今年整個賽季下來各隊的老外也是都會讓他去扛到,所以選他應該也是理所當然的。簡浩則是看上他有心臟大顆的特質,去年在瓊斯盃的表現已經算不錯了,當然要放他可以,不放也可以,最主要是考量到田壘有婚期的問題,如果田壘不報到,那我是希望能讓簡浩去填補田壘的位置。簡嘉宏去年他也證明了自己是可以藉由一些腳步跟進攻手段去對抗到比他高的國外選手,所以像這幾個自己球隊上的球員把他選進來,我不覺得是私心,就是一個功能性的考量跟一些或許可以帶給中華隊的化學變化!

     

    那當然我不否認另外像許緻強、鄭人維這些都可以入選,但因為今年就是有15人名單這個限制在,如果你給我18人甚至20人名單那這些人都一定選,而且每個教練一定都會有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盡量帶一些多功能性、能打兩個位置或是以上的球員去面對這個比賽,這也是去年Bob.Hill教練所帶給我的觀念(拼命點頭贊同)!同時明年的中華隊總教練是不是我也是一個未知數,所以也很希望在今年我能組成一個過去大家所希望而這些好選手卻都沒有能湊在一起過的一個中華隊!像小鼎跟岱豪是自己學生也都願意幫忙,那我另外也是盡量透過各種管道去徵詢像田壘或是志傑這些旅外選手,希望他們可以一起打拼,信安自己本來是想休息,但他自己說明年不知道還會不會打中華隊,加上今年又是我來擔任總教練,也是跟我表示隻要是我帶他就一定打,那對我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

     

    Schumi

    但台灣過往有個不太好的模式是選訓小組可能選而不訓,而負責訓練的教練提出的人選可能選訓小組不想要,今年您有遇到這個問題嗎?

     

    許晉哲教練:

    今年選訓小組倒是沒有對人選有太大的意見,就把人選的決定權放給我,不過他們唯一堅持的就是這個15人名單的限額,像前面那些提到的遺珠,我當初也是有爭取想要選進來,但籃協方面則是說就隻能15人;不過這部分其實我們對亞洲籃總是可以報到一個24人的大名單,這些人也包含在內,隻是籃協不願意公佈而已,當然這部分有很多考量。所以要是到時有人不報到我就可以馬上進行補人的動作,或像練球過程有人退訓或是瓊斯盃打完想要進行一些調整的話還是有空間的,不過我想到了瓊斯盃結束後中華隊也已經練習了一段時間,陣容上那時不會也不能有甚麼大變動,頂多就是一些微調而已。

     

    Schumi

    國手名單決定以後緊接著就是訓練的問題,去年我在專訪三哥的時候他也提過他遇到的問題是可能訓練是早上或下午練一趟,晚上要再練一趟,對教練與選手來說在移動上是一個困擾,同時我們沒有一個完善的可以全天24小時提供訓練與住宿的基地,今年訓練場地的選擇是否有考量到這點?同時為什麼籃協沒有想過在左營訓練基地進行集訓?

     

    許晉哲教練:

    首先我想這是每年中華隊都會遇到的問題,就是沒有專屬的訓練基地的問題。你提到的左訓可能在15年前有國訓隊的時代是有訓練場地的,但現在的左訓是國家奧運培訓基地,籃球並沒有被列在奧運培訓重點項目之中,現在的左訓是有籃球場,但隻有一個半場,是提供其他運動項目選手作放鬆休閒用的,回過投來看北部,哪有甚麼籃球訓練專屬場館?所以北機一直是這幾年我們的首選,因為它可以同時提供練球與住宿;但我想比較困擾的一點是,我們往往是決定好教練與球員人選之後才開始找場地,這中間可能有些場地的檔期已經被訂走了,像今年我們也不是每一天都可以在北機練球,在7/10之前北機的狀況是有場地練球但沒有辦法住,中間有幾天也是要另外找地方,所以在練球計畫上也要因應這些外在因素去做調整,那我的想法是前面10天我們就不住了,不能用的那幾天就另外在台北找場地,訓練上可能前面10幾天也是一天練一趟,精緻化一點這樣。這問題我想是免不了會遇到的,因為像裕隆球場或是女籃有國泰淡水球場都是一個比較有完善功能的訓練地點,但男籃最大的問題就是每年都換不同的教練來帶中華隊,也不可能今天中華隊要用籃協一個行文下去就要裕隆出借球場與房間,他們也有自己的球隊要用,所以這個部分我隻能盡力去做到讓大家都可以減低通勤與移動的時間。

     

    Schumi

    由於去年集訓其實我們也合作過,整個訓練過程我大多也都有參與,觀察到的現象是整個集訓拉的很長,中間穿插比賽又有移地訓練,球員其實到亞錦賽開始前的最後階段都累了,今年您的作法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就像前面提過的,這次會走比較精緻化的路線。像瓊斯盃之前我粗估大概是練45天,對我來說我覺得這樣的時間夠了,而且在第一階段訓練到瓊斯盃結束甚至是亞洲盃前都不會排移地訓練,因為一旦要移地訓練有兩個問題是,第一,出發與搭機的那兩天等於都不能練;第二,在國外可能是當天有比賽就不能練球,或是要練球就沒有比賽,那與其這樣倒還不如就在國內好好練球然後打一個盃賽來以戰代訓或是當作一個檢測也好。

     

    那就像你提到的,去年整個訓練時間是拉很長的,球員到後面都累了,他們在打完一整個賽季一定也都會想要休息。所以這次報到日期訂在7/2,整個SBL在五月初就打完了,等於他們整整有將近兩個月的休息時間,我想這樣就比較不會有去年的問題。同時以報到日期來說離瓊斯盃有47天、離亞洲盃有74天,整個瓊斯盃打完我們還有十幾天可以作調整,我想這樣應該就夠了。

     

    Schumi

    去年瓊斯盃的時候我們採用一個18人的名單輪流登錄,同時有幾場練兵的味道很濃厚,但也有球迷反應說大家入場不是要去看中華隊練兵的,但我想某種程度上這對教練與中華隊而言都是必要之惡,那今年您的想法與作法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這個就像你說的,去年的確有這個狀況,但這對教練來說是很兩難的,你自己也是教練應該可以體會。那去年的狀況其實你也知道賽制安排上是很詭異的,整個瓊斯盃連著九天打九場比賽,真的對球員來說是一件很累人的事,同時文鼎在比賽中又受傷,所以三哥當時也是當機立斷決定既然我們的目標是亞錦賽,那某幾場比賽就在人員上作些調整,讓一些替補球員上去打,所以我想這個很難取捨,球迷有球迷的立場,那中華隊也有中華隊的立場,很難說誰對誰錯。

     

    就今年而言,我是會跟球員溝通一個觀念是,雖然我們最後的目標是亞洲盃,但瓊斯盃畢竟是國內一項重要的賽事,所以我們還是要認真的去打出一點成績,同時也隻有全力去打我們才能去檢測第一階段集訓的成果跟檢測自己的問題在哪裡,那當然我不諱言這某種方面來說還是會有練兵的可能,隻是說我們基本上會抱著要看看自己的問題在哪裡的心態並且全力去面對瓊斯盃。

     

    Schumi

    這個問題去年我也問過三哥,就是在現在這個時代,特別是這批球員大多已經參與國家隊十年了,但國家隊給球員的補助與待遇說實在也不是非常足夠,那你怎麼去看待國家榮譽這件事?又打算怎麼與球員在這件事上取得默契?

     

    許晉哲教練:

    首先我想我們先不討論薪資的問題,因為球員打國家隊並不是為了所謂的薪水打的,就像你去年來中華隊作情蒐也不是為了錢,所以也不能說球員不看重國家榮譽這件事,但是也希望在其他像是保險這部分籃協能不能給支援;像璞園今年有幫所有的球員去做運動傷害的保險,不管是傷後的賠償或是其他之類的,那這部分去年不管是旅外或是SBL的球員也都有提到看能不能有保險這樣的制度,但最後是沒有的,所以今年我會希望籃協看能不能在這部分給球員一些保障。

     

    那再來就是我都跟球員講,今年雖然是我帶中華隊,但國內消耗教練的速度是很快的,也就是說明年亞錦賽是誰帶都還不知道,所以這說不定是我最後一次當中華隊總教練,可能是你們最後一次打中華隊也說不定,那今年我們就是大家互相配合,好好把這一次比賽給打好,發揮出我們應有的實力跟水準。

     

    Schumi

    在前兩次的亞錦賽分別有鄭光錫教練與Bob.Hill教練等兩名外教來幫助中華隊,您也都有參與到,那這次換成是您成為總教練的時候變成是要自己獨挑大樑,沒有所謂外教的幫助,您怎麼看這件事?

     

    許晉哲教練:

    其實我覺得國內還是有很多認真的好教練的,像我自己以前高中在帶再興的時候也去了五、六次韓國,到了帶璞園的時候則是換成去美國好幾次,都學了很多東西。那剛好像這兩個外籍教練我也都有幸去跟到他們,也從他們身上學了不少,當然美國有美國的好處、韓國有韓國的優點,都沒有誰是壞的,所以我想就是一個Mix吧,既然這次是由我來擔任中華隊教練,那我一定也會盡我所能把這兩個教練教給的跟自己在國外學到的最好的一面帶給中華隊還有所有球迷。

     

    當然外籍教練來帶會有一定的好處,像是國內的隊籍問題,就像可能我選的人因為是自己母隊的比較多就會被人家講私心或怎麼樣,或是說可能選進來這些各自平時不同隊的人會認為因為誰是我自己的球員我就讓他上場比較多,那如果換成是外籍教練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外籍教練沒有所謂利益上的衝突。我想這是一個由我們自己國內的教練出任時容易發生的問題,但實際上身為教練的人必須要為最後的成績去負責,如果真的是一個很好而且可以幫助球隊的球員怎麼可能我不去用你?但一樣的作法可能球員就會比較信任外國教練,像我自己今年隊上也是,用誰比較多另外一個同位置的人就會有意見,但我覺得這件事講開了就好,所以我這次也會希望跟球員溝通好這件事,讓大家是在一個比較團結並且有一緻就是要贏球的目標下去面對未來的所有訓練跟比賽。

     

    Schumi

    這幾年您都有參與到大大小小的國際賽,亞洲各國的概況也看了很多,你覺得亞洲籃球目前的趨勢是甚麼?台灣面臨到最大的問題又是甚麼?

     

    許晉哲教練:

    我想還是歸化球員吧,各國都在作,像菲律賓今年又歸化一個NBA金塊隊的、黎巴嫩那麼強他們還是有歸化、卡達就更不用講了,去年你作給中華隊的資料裡面幾乎他們整隊都是歸化!這是一個大家共同的認知就是亞洲籃球本來就有身材上的限制,特別是我們台灣,以前人家都說東亞四強是大陸然後中日韓,現在大陸不講好了,日本、韓國的身材都比我們好,而且連香港也慢慢有起來的跡象,我們的身材可能都快要被東南亞追上了,所以這部分是我們應該要面對的,如果真的想要在亞洲賽場上有突破性的成績這是免不了的。有人可能會說像以前我們隻有阿龍那些人還不是可以打到四強,但以前沒有中亞、西亞也沒有歸化球員的問題,如果再不盡早去改善可能有一天我們真的會連亞錦賽打不進去。

     

    台灣目前的問題的話主要是人才跟環境:像文鼎、岱豪、田壘這批人退了之後,後面禁區比較能接得上來的就是柏臣,但馬上身高就掉了六公分;然後另一方面就是環境跟待遇,其他國家的運動環境都是越來越好、訓練方式越來越先進、薪水越來越高,但台灣就是侷限在自己的框框裡面打轉,也才會造成一些優秀球員都要出走到CBA去。

     

    Schumi

    這次中華隊您自己設定的目標是?

     

    許晉哲教練:

    如果是瓊斯盃的話希望至少能有前三,亞洲盃的話賽制上跟意義上跟瓊斯盃都不太一樣,所以希望是能拿到前四。畢竟我自己帶隊不喜歡練兵或打一些沒意義的比賽,既然大家都知道這個亞洲盃對我們的重要性在哪,那去東京打一些甚麼五、六名的排名賽一點意義都沒有,所以我想目標當然能跟瓊斯盃一樣有前三名是最好,本來比賽就是一個競爭,那既然要打就是要想辦法去拿一個好名次回來。

     

    Schumi

    最後有沒有甚麼話要對球迷說的?

     

    許晉哲教練:

     



     

     

更多發表 下一頁 »
地址:10646北市大安區羅斯福路3段29號10樓之1
電話:02-2366-1520
Copyright © 2007-2016 圓球城市.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communityserver®